树林里的“夜味”|my399.com

树林里的“夜味”
哈尔滨章鱼彩票 电脑版-哈尔滨日报2017-05-11 09:49

  我不怕走夜路,在夜里走路感觉比白天更放松。从葛根召到赫林塔拉约有20公里,我傍晚睡觉,睡到夜里11点钟爬起来,往赫林塔拉走。

  过马车的道路长满杂草,车轱辘压过的土业不长草。路两旁的新疆杨胸径达到碗口粗,树上的叶子在风里旋转着跳舞。叶子在叶柄上来回转,像有手指捻转。新疆杨的树叶分成两色,绿色的叶面有光滑的蜡质,灰色的背面长绒毛。夜里,叶子的灰和绿色变为黑白两色,在风里旋转着给人变戏法。往前走,经过山榆树和蒙古栎的树林。月光照不进浓密的树林,林内好像是漆黑的仓库。

  我知道树林里有无数双眼睛在看我,我有些得意。动物和鸟类不出声地看我,瞪着亮晶晶的眼睛。它们的眼睛比玻璃球还亮,没有杂质。它们在看这个双下肢行走的“人”在干什么,去哪里。想到这个,我笑起来,这并非讨好它们,而表示我也是愉快的。我只是一个去赫林塔拉的人。去赫林塔拉也不是为了干坏事,我要到去那里山顶上护林员住过的废弃屋里睡到凌晨,起来看日出和那里的岩画,拍点照片,然后再走回来,经过你们。当然这已是明天白天了。白日里,新疆杨的叶子变成绿灰旋转,而不是黑白。这条路上的月光会被太阳铲掉,铺上明亮的阳光,那时候你们都回到了窝里和洞里。白日才是你们的黑天。

  月光像用喷雾器把乳液喷洒在草叶上,白得均匀。再往前走,快到夜里11点时,凉气从树林里跑出来。包住我的身体,地上的月光变得更白,如同冻结了地面。我坐在路边歇一会儿,突然害怕有动物把双爪搭在我肩上。于是我靠着一棵树休息。怎么看不到动物们、鸟类、昆虫们在夜里活动呢?我知道肯定有动物在树林里与我并行,跟踪我。它可能是狐狸或獾子,最好不是野猪,除了老虎和熊,谁也不是成年野猪的对手。这只狐狸或獾子看我到底想干什么,它觉得我不能仅仅是走。是的,我不仅仅会走,我还会写作(这也是古老的职业),但现在只是走而已。我不上树掏鸟蛋,也不把手伸进树洞里抓蛇。你别拿你干的事想我,我也不用我干的事判断你们。

  月亮朝西北坠下,月牙比刚才更向后仰,好像把飞机座椅向后调整了,它躺在碧海的沙发上看天。月亮当然也要看天,这差不多是它主要的工作。人类觉得月亮一直在俯瞰大地,这是错觉,月亮要看群星的位置。星星们一如夜海里的岛屿,是不融化的白色冰山。星星们离月亮很近,彼此观望都无须仰脖子,它们互相照耀,有足够的光。

  夜的树林里总有声响,像鸟窝从树上掉了下来,像松鼠掉进铺满落叶的坑里。但没有人弄出的声音,什么声音都不会妨碍夜行人的安全。就人的体积、外形、气味而言,没有哪些动物想把人当作食物吃掉。它们对人始终恐惧。人用文化歌颂人的各种俊美,大多数人都信了,但动物一眼就看出人的丑。人在它们眼里,比人看河马还要丑,没人吃这么丑的东西。动物辨识对方,嗅觉比视觉更具有优先权。动物都不喜欢人类发出的强烈气味,比骚更骚,令人作呕。想这些,是让我走夜路时放松一些,人的相貌与气味的武器已足够强大。

  前面有河水,这条河浅而宽。到对岸,河水把我的气味传得更远,让更多的动物悄悄离开。流水的声音好像并不由河水冲击鹅卵石而来,是水对水的耳语,边说边笑,包含许多秘密。河对岸,草地开着小花,夜里看都是白花。走百十米,白花止步。前面是一片开白花的树林,好像草地的白花爬到树上去了,这完全有可能。因为树底下已见不到小白花。

  夜里的树高大茂盛。我进树林里走了一会儿,因为视力没动物那么好,怕崴脚便回到路上。树林在夜里发出清香,我称之为“夜味”。夜味并不像夜色那么黏稠,它清凉、下沉、摸一摸你的脸就去了别处。夜的味集合了青草与枯草、绿叶与落叶的气味,混和香型。其中也有岩石的冷冽的气息。昆虫们在我们不察觉的草与土里忙碌,过日子呢。月亮下坠,更加偏远。道路和岩石的白色已变得模糊,夜比子夜更加渊深。我走了3个多小时,夜才开始真正地黑了,现在接近凌晨3点。

稿源: 哈尔滨章鱼彩票 电脑版-哈尔滨日报)
作者: 鲍尔吉·原野 )
编辑: 卢丙武
 
免责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哈尔滨章鱼彩票 电脑版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 

版权所有:哈尔滨章鱼彩票 电脑版 Copyright 2011-2015 www.my39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国新网许可证编号: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:黑B2-20060663 黑ICP010010-2

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复制 Email:web@my399.com